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展览

清凉寺汝窑首次亮相香港:两百余件瓷片一窥北宋的顶级审美

发布时间:2018-05-29   浏览: 40

雅昌艺术网讯)5月25日,“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在香港北角工业大厦智美艺术开幕。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宋代五大名窑“汝、官、哥、定、钧”,汝瓷为首。“其色卵白,如堆脂,然汁中榨眼隐若蟹爪,底有芝麻细小挣针”。传世者稀少,具有独特魅力,后世竞相模仿,却再也烧不出那样纯粹的釉色来。这次展出的200多片清凉寺汝窑瓷片,是智睿国际集团所珍藏的,早年从日本重要藏家手上所购藏。

  回首北宋两京,其周围窑业最为发达。地处京师腹地的今河南省中部一带,更是窑场密集,形成一个规模惊人的瓷器生产区。在宝丰清凉寺与鲁山段店之间,瓷窑连绵数十里,当地古民谣有唱“清凉寺到段店,一天进万万(贯)”,描述出昔时繁荣盛景。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古陶瓷坚定专家袁海清说:“我研究汝窑已经30年了,据不完全统计,汝窑汝瓷的传世量不足百件,包括传世品。汝窑的烧造年限是二十年,这二十年也就是成熟期的二十年,其实汝窑汝窑烧造从元佑元年就开始了,文献记载:本朝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烧造青窑器。也就是说皇帝不喜欢定窑的白瓷,喜欢青瓷,所以下令汝州烧造青瓷。”

古陶瓷鉴定专家袁海清在为观众导览

古陶瓷鉴定专家袁海清在为观众导览

古陶瓷鉴定专家袁海清在为观众导览

古陶瓷鉴定专家袁海清在为观众导览

  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副研究员许建林说:“到现在为止,我自己去过汝窑的窑址八趟,也捡了一些标本,在袁老师这些标本的基础上,我们合作写了很多篇论文,第一篇论文就是2000年的时候中国古陶瓷年会在桂林举行,我们写了一篇论汝窑梅瓶的文章,文章基础就是因为有这些标本作为研究的主要材料。关于汝窑,1985年,我国的陶瓷大家叶喆民先生提出了找汝窑,清凉寺就是一条入手的线索,1986年当地的一个叫王留观的陶瓷爱好者,拿着在清凉寺当地捡的一些瓷片,参加了郑州的古陶瓷年会,陶瓷大家汪庆正看过之后马上派出了上海博物馆的同志到现场去捡了一些瓷片,随后就出了一本书叫《汝窑的新发现》,就这样,清凉寺汝窑这个窑址的事情被传开了,1987年河南省考古所也对这个窑址做了第一次挖掘。一直到2017年,考古所总共对这个窑址做了14次的挖掘,现在清凉寺汝窑,博物馆也开张了,所以研究的成果应该说已经公布出来,清凉寺汝窑问题都搞清楚了。”

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副研究员许建林在开幕式上致辞

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副研究员许建林在开幕式上致辞

  现已知,北宋时期的河南汝州地区及周边烧制“汝瓷”的,除宝丰清凉寺外,还有张公巷、文庙、严和店、鲁山段店等地,当然实际烧制“汝瓷”的窑口远远不止这些,它应该是一个系列。

  由唐入宋,鲁山段店窑的花釉瓷生产逐渐没落,转而主要烧制青釉瓷、白釉瓷、黑釉瓷和三彩器等。尤其是青釉产品,工艺精良,质地细腻,多具玻璃质感,与同时期汝窑产品难分伯仲。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片玉生辉”清凉寺汝窑瓷片展现场

  智睿集团、智美艺术中心艺术总监Dylan程海龙(左三)

智睿集团、智美艺术中心艺术总监Dylan程海龙(左三)

告诉雅昌艺术网:“我本身是一个古陶瓷爱好者,作为这次展览的策展人,当我第一次梳理这批材料的时候,它的精美程度让我感到非常惊讶。我们这次筹备的时间并不是很长,邀请了我们古陶瓷专家袁老师一起帮我们做了一些学术上的梳理,也是首次在香港地区举办这样的汝窑专题性展览。北京故宫在15年左右也做过专门的汝窑展览,那么我们这次主要是针对清凉寺汝官窑的专题展,我们想通过这次展览让香港地区的市民能够看到真实的汝窑的面貌,因为我们以前想象汝窑那就是支钉烧、冰裂纹,那么通过这次汝官窑这样的一个展览就可以看到原来给皇家烧造供瓷的汝窑他也可以带圈足;另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很多漂亮的瓷片窥探到这种器物的原貌,让人们感觉到宋代的审美,宋徽宗的审美。”

 

参加开幕式的嘉宾合影

参加开幕式的嘉宾合影

  过去我们只知道汝窑瓷器有蟹爪纹、芝麻钉等,然而从近年窑址发掘标本来看,以往这种认知太有局限性了。珍贵的瓷片标本让我们对汝窑的工艺发展有了新的认知与发现,此次展览的珍贵瓷片中,甚至有六个支烧点的器物残片,这是汝窑研究的全新发现,同时也打破了学术界关于汝窑支钉单数论之说。展览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大量带有刻花以及印花等装饰工艺的精美瓷片,还可以通过一些例如匣钵、垫饼等窑具的展示,来了解汝窑烧造的全过程。展览在试图揭开汝窑更多神秘面纱的同时,也向世人展示了汝窑作为五大名窑之首的短暂而绚丽的辉煌。

(责任编辑:梁侨)
(转载自:雅昌艺术网)

    上一篇第23届春季广州艺博会启幕:立足当代艺术 重构广州艺术生态

    下一篇【雅昌快讯】如果他还在,应该是又一个王明明或史国良

我要评论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