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会动态 > 新闻

华艺国际2018春拍:张大千《溪桥晚色》5934万元成交

发布时间:2018-05-23   浏览: 82


华艺国际2018春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张大千《溪桥晚色》拍卖现场

(雅昌艺术网讯)2018年5月23日下午13:00,华艺国际2018春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在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二楼A厅举槌,共推出85件拍品。其中,张大千的《溪桥晚色》以3000万元起拍,5160万元落槌,最终以5934万元成交(拍前估价:RMB 40,000,000-60,000,000)。

张大千 《溪桥晚色》 镜框 设色绢本 66×165cm 1970年

拍前估价:RMB 40,000,000-60,000,000 成交价:5934万元

华艺国际2018春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拍卖现场

著名艺术史学家、书画鉴评专家傅申曾说:“张大千集传统大成的精品,固然代表其前半生的成就,但是站在历史宏观的角度,只有他泼墨泼彩的力作,最能代表他前无古人的历史地位。”泼墨泼彩,不仅是张大千继其集传统大成之后走向个人创新巅峰的画风,也是他去国十余年后,成功地将中国画中泼墨大写意风格结合当年世界抽象绘画潮流,创造出法古变今、走向世界画坛的伟大成就,更是传统与创新中国画的主要分水岭!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张大千先后在阿根廷、巴西、美国等地侨居20多年,除在欧美等地举办画展,更亲身参观西方当代艺术展览,期间于1956年与毕加索的世纪会晤,更被称为“东西方艺术高峰会”。由于亲身感受了西方艺术的精粹,特别是与当时流行的印象派、立体派等艺术流派的接触,使他的绘画风格开始转变。他在继承前半生“血战古人”的基础上,结合西方绘画的色光关系,发展出泼墨泼彩技法,让中国水墨画于西方艺坛大放异彩。

自50年代末创作第一幅泼墨作品《山园骤雨》,到1963年首次尝试泼彩,至60年代末,张大千的泼墨泼彩作品终发展至真正成熟时期。他曾在1968年对谢家孝表示:“我最近已能把石青当作水墨那样运用自如,而且得心应手,这是我近来唯一自觉的进步,很高兴,也很得意。”到1970年后,张大千的泼墨泼彩画作,已将传统的笔墨减至最少,这是他一生作品最成熟也最接近西方抽象表现艺术的阶段。

《溪桥晚色》作于1970年,正值其泼墨泼彩的巅峰期。时大千居住在北美加州,这段时期大千的画风基本上是巴西时期的延续。由于心怀走向国际舞台的雄心壮志,大千在泼墨泼彩艺术上不断尝试新的技法和新的媒介,画面上出现一些新的、极具偶然性的效果,此间可谓大千一生中画风最为前卫的阶段,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和变数,从《溪桥晚色》中颇可见之。

此画粗看烟云缭绕,扑朔迷离,具有很强的抽象意味;但仔细体味,便可见山谷幽深,溪桥横斜,洲渚淡远,屋舍林立,树木葱茏,乃一派平淡天真的江南景色。整幅画变化奇诡,显现出幽幽山谷的深不可测,使人感觉到一股清冽之气直透心脾。全画以半抽象为主,辅以笔墨点景,传统创新,共冶一炉!画幅之上,张大千极大地发挥了色彩的能量,这与元明清以来“用墨为主,设色为辅”的绘画传统截然不同,某程度上是对唐宋青绿山水的复古与现代性诠释。

此外,大千先生对绘画物料极其讲究,为求颜料最佳之色泽质感,皆选用天然矿物颜料,所费不赀。又为求颜料之流畅细致,皆用手工细细研磨,现磨现用,费工费时。本幅所用的石青、石绿、赭石效果尤见特出,此类颜料色泽厚实,富有质感而历久不褪,故重彩泼洒画上能形成坚实厚重的色层,如宝石般灿烂夺目,在灯光照耀下,映射出闪烁辉芒,堂煌亮丽的装饰性尤为凸显,可知他对色彩的运用已臻炉火纯青之境界。实际上,大千在40年代临摹敦煌重彩壁画时,已向当地喇嘛学习并大量研磨使用此类矿物颜料。因此,他在四十五岁以前,已经对各种颜料,尤其是石青、石绿等矿物性不透明色彩的性能和效果,了如指掌。

手工研磨的天然矿物颜料,加水后可以呈现极为细致的透明层次,而张大千创作时多利用这样优美的色质层次,反复多次地泼染于同一方画作上,造成如丝质如冰洁一般的缥缈悠然气韵;而同时,他也会利用大量的颜料厚厚地泼洒于局部,造成重彩的量感与气魄。故而透明性与水份的关系十分密切,经验丰富的画家拿捏水份多寡,决定色彩透明度的呈现效果。故古人有云:“得笔法易,得墨法难;得墨法易,得水法难。”

此作张大千先以水分充足的淡墨泼染,以墨色的浓淡区分出近山与远山的空间感。墨晕固定后,再以不透明的石青石绿泼在水墨上,任颜料本身轻重或沉或浮,产生不同层次。等色与墨确定了山峦的基本形体后,便以笔线勾出丘壑溪涧和小桥云树,在混沌中开出山水。最后以大片淡石绿色和赭石色泼染在远近山峦处,以彰显夕阳晚山的戏剧氛围。树木和小桥俱以留白表现,这就使画面产生统一的色调,满纸蓊郁迷蒙,看似无线条,却又浓淡相宜、层次分明,意象超出笔墨之外,整体呈现出苍茫幽深的意境,笼罩着一种神秘气息,发挥出如同最厉害的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所作出的直接性与雄浑。

《溪桥晚色》中墨与彩之间的结合与激荡虽显得浑然天成,貌似不费吹灰之力,实则相当费时费事,其繁复处理过程,非十天、半月不能完成。泼彩泼墨绘画还具有不可复制性的特质,由于每一次泼墨泼彩流动的效果绝不会重复,张大千处理每幅作品画面的章法、方式和完成度的要求亦不尽相同,故形成的格局千差万别,所以每一幅泼墨泼彩绘画都是独一无二的。此外,由于泼墨泼彩画具有很大的偶然性,故并非每一幅作品皆能兼顾画面的完整性。本幅《溪桥晚色》山体连绵,虚实相生,整体感极强,可称为张大千先生泼墨泼彩作品中构图极其完整的精彩作品之一,值得珍视。

《溪桥晚色》绘于绢本之上,故其色质更显润泽妍丽,层次尤为丰富。概因绢本吸收水墨速度较之纸本要慢,因此矿物性质的颜料不会轻易渗入其中,而是吸附于表面,使各种色彩的效果达到最佳。本幅绢本与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庐山图》、1965年作《瑞士雪山》材质一致,均为张大千在日本订制的无接缝绢,实属难得。

2017年6月,纽约时报根据法国知名的艺术市场权威网站Artprice,发布了一则新闻。里面提到直至2016年,累计全球拍卖交易总额,创下最高价的竟然不是毕卡索,而是张大千,显见张大千作品的市场热度。其中,张大千1982年作《桃源图》、1965年作《瑞士雪山》分别以逾2.27亿元、1.64亿元在该年创下天价成交。事实上,早在2010年张大千即凭借1968年所作《爱痕湖》,迈进艺术市场亿元俱乐部,可见藏家对张大千泼墨泼彩巨作的高度青睐。

自50年代末在巴西八德园创作首幅泼墨作品开始,历经十年,张大千的泼墨泼彩技法终发展至成熟,《爱痕湖》即巴西时期张大千艺术臻于化境的象征。随后,大千举家迁至美国加州,自然环境和艺术环境的改变加速了他泼墨泼彩抽象化的进程,《溪桥晚色》即诞生于大千泼墨泼彩最抽象的加州时期,为此时的精品之作。进入70年代中期,张大千回到台湾,即受到本土对于传统艺术的认同,因而他在比较抽象的泼墨泼彩中增加了更多中国的笔墨,逐渐转向为“细泼细笔”,《桃源图》即为这一时期的代表。可以说,这三件作品分别为张大千泼墨泼彩不同发展阶段的巅峰之作,各具特色。

值得一提的是,此幅《溪桥晚色》于1984年曾创造张大千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并在2016年成为G20杭州峰会国宾接待软装精选艺术作品之一,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艺术的风采,不愧为张大千泼墨泼彩画法成熟期的代表作。

出版:

1、1984年2月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第87号拍品;

2、《近代十大名家书画选》封套、P84-85,1990年长流画廊;

3、《长流艺闻》第136期封底作品,黄承志编,2001年11月长流艺闻杂志社;

4、《长流艺闻》第157期,P7、P41,黄承志编,2003年8月长流艺闻杂志社;

5、《渡海三家——张大千、溥心畬、黄君璧彩墨精华特展》P66-67,2010年长流美术馆;

6、《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集》P229,2010年保利艺术博物馆;

7、《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集(二)》P226-227,2011年保利艺术博物馆;

8、《墨韵风华——近现代水墨书画大师作品特展》P166-167,2011年国立历史博物馆;

9、《继往开来——长流四十周年纪念专辑》P377,叶育升编,2013年3月长流美术馆;

10、《张大千精品集贰》P398-399,2015年人民美术出版社。

说明:

1、此作创造1984年张大千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

2、此作是G20杭州峰会国宾接待软装精选艺术作品之一。

展览:

1、“张大千泼墨泼彩画大展”,2001年11月8日至11月12日,长流画廊,台北世贸二馆主题馆;

2、“张大千逝世20周年纪念特展”,2003年8月22日至9月30日,长流画廊,桃园长流美术馆;

3、“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2010年11月10日至11月16日,保利艺术博物馆;

4、“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二)”,2011年4月23日至5月3日,保利艺术博物馆;

5、“墨韵风华——近现代水墨书画大师作品特展”,2011年12月22日至2012年2月7日,河南博物馆;

6、“墨韵风华——近现代水墨书画大师作品特展”,2012年2月19日至3月20日,江西省博物馆。

(转载自:雅昌艺术网)

    上一篇【战报】华艺国际2018春拍获5.8亿元 刷新祝允明价格纪录

    下一篇华艺国际2018春拍:祝允明《行草诗词卷》4197.5万元成交

我要评论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